The Midnight Library

搬到新家之後,固定每週二晚上都會去圖書館,有時是帶小孩去聽睡前故事,有時則是去工作,找個安靜的角落翻譯法文故事。

夜晚的圖書館跟白天很不一樣,大片的落地窗日間是光線的來源,晚上則成了展示人們閱讀姿態的櫥窗。只可惜圖書館九點鐘關門,不能盡情閱讀到半夜。
真希望有一間「Midnight Library」,就像這本上週在圖書館借來的新書,一間只在夜半開門的圖書館,天亮才打烊。書中綁著辮子的小圖書館員和貓頭鷹助手們,整晚努力幫助森林裡來的各種讀者,包括看到樂譜就忍不住要演奏的松鼠樂團、讀到悲傷處開始嚎啕大哭的大野狼,以及連看書也慢吞吞的烏龜,一一找到適合他們的閱讀方式。
Kazuno Kohara的膠版畫印在黃色與深藍的背景上,襯托出夜晚圖書館散發的溫暖光線,而粗黑的剪影線條則增添了童話故事般的魔力。

紙本圖畫書還是電子圖畫書好?——運用圖畫書Apps延伸紙本閱讀的方式

2010年10月,紐約時報曾在頭版刊出一篇關於圖畫書出版的文章,認為基於兩個原因「圖畫書已死」,一是數位出版的盛行,二是成人對於幼兒能提早閱讀文字書的期待。

2014年五月底來台訪問的童書史學家及評論家Leonard Marcus,在其「圖畫書為何重要」的演講當中,對上述這篇報導提出的觀點進行反駁,他認為就算是紙本書市場逐漸凋零,紙本圖畫書的出版還是能夠長長久久。原因為何呢?

一、紙本與電子圖畫書各有其優勢

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,是紙本圖畫書比電子圖畫書更適合年紀小的幼兒,例如《Dear Zoo》(中譯本《親愛的動物園》,上誼出版)這本經典的幼兒書,原書設計成適合幼兒手掌大小的厚紙書,每頁都有可以翻開的摺頁,邀請孩子打開動物園送來的箱子的門,看看裡面的動物是什麼。這樣的書,可以促進幼兒的觸覺及小肌肉動作,而且紙本書可以根據故事內容或適合年齡,設計成不同的開本大小,例如:這本書也有做成較大開本的立體書、觸覺書等。

dear zoo

 

繼續閱讀

到底是哪一個?

到底是哪一個?》是我自己很愛的一本繪本,雖然是給1-3歲孩子的書,但是作者不看輕幼兒的能力,鼓勵孩子去思考,發現事物的特質並不是固定的,而是經常變動的。

翻開第一頁讀到「哪一個是圓的?」時,以為又是一本認知概念書,教什麼是圓形、紅色、長的、高的……等概念,但翻到下一頁,才發現它打破常規,不再說蘋果就是圓的、紅的,蝸牛就是走得慢,而是邀請讀者去想想,是否有其他的可能性。

繼續閱讀

《藍氣球》怎麼玩?

「如果你找到一個濕濕軟軟的舊氣球……不論你做什麼,就是別把它丟掉。特別是藍色的,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它接下來會做什麼。」

米克英克潘(Mick Inkpen)的《我的藍氣球》(The Blue Balloon),是一本讓人看完也很想擁有一顆藍色氣球的神奇繪本,台英社曾經出版過中譯本,現在已經絕版了,但圖書館應該還找的到,我們家裡剛好有一本英文版。動動、彎彎很喜歡的《小豬威比》BBC動畫,也是根據這位英國插畫家的作品改編的。還有小狗Kipper系列,也是他的暢銷作品。

繼續閱讀

踢踢踢踢天寶牛奶盒水井

昨晚動動彎彎入睡之後,我用牛奶紙盒和吸管,做了這個在網路上看到的「水井」。

一早動動在廚房發現這個新東西,哈哈大笑一聲,便砰、砰、砰地跑去叫彎彎來看這個新玩具。聽到他們發出的聲音,賴床的爸媽才爬起來,發現倆人在廚房裡玩得不亦樂乎。

繼續閱讀

《彩色點點》動動小手玩顏色

Herve Tullet的新書《彩色點點》,可以說是《小黃點》的續集呢!

《小黃點》只用了紅、黃、藍三原色的點點,就讓人很想把這些顏色混在一起看看會發生什麼事!果然在《彩色點點》這本書中,玩的就是混色的遊戲(原法文書名就是「顏色」),書中探索了藍+綠、紅+藍、紅+黃會變成什麼顏色,也探索了色彩加入白色會變淡,加入黑色會變深的效果。看完這本書,會令人很想動手玩顏料,畢竟用手指在書上假裝塗塗抹抹,缺少了直接碰觸顏料時的五感刺激,我想作者也知道這一點,因此他在書的最後,蓋上的他的大手印。看他玩得這麼盡興,小手們應該也很想馬上伸進真的顏料或手指膏裡吧!

這裡介紹幾個讀完這本書之後,可以跟孩子進行的藝術遊戲:

繼續閱讀